塞维利亚斗牛广场
首頁 > 娛樂頻道 > 華語音樂  
馬駿:惟愛與音樂不會辜負
2017-11-15 17:09:28  來源:中國消費商網  作者:Admin  分享:

QQ截圖20171115172919.jpg

 

 北京初秋,天高云淡。

 菲蓓爾兒童音樂教育總部,坐落于北京東部傳媒產業園區的一棟獨立三層小樓。

 進入馬駿的辦公室要穿過整個辦公區,和那些CBD寫字樓群里緊張忙碌的白領們比起來,這里的員工顯得從容很多,但依舊保持著專注有序。窗外有風,擺放在角落的道具樹會隨風搖曳,讓繪滿整面墻的卡通形象也如動起來一般鮮活可愛。

 馬駿,70后。菲蓓爾兒童音樂教育創始人,兒童音樂教育家、實踐者,兒童心理專家、文化產業模式的探索者。現任北京漢高天泓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菲蓓爾(北京)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

 每一個頭銜都可以印證世俗意義的成功,但馬駿更喜歡大家叫她“馬老師”。她說,“老師”是自己的生命定義,這個稱呼承載了太多內容,是他人給予的一種尊重,也是自我賦予的一種責任,更是時時審視自己的一面鏡子。

 “我想我應該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就是愿意把一個夢想變成現實,一直堅持的人。”在接受搜狐教育頻道采訪的時候,馬駿很認真地總結自己。

 當時,菲蓓爾已經走過了十余年的實踐之路,已經有數以萬計的孩子、家庭受益于馬老師創立的“學、玩、演、游、用”五位一體的教育體系,業界和媒體同時發聲——“音樂原來可以這樣學”。

 音樂原來可以這樣學

 說起菲蓓爾2015年10月 的產品戰略發布會,裴軒的臉上還是會浮出興奮之色。作為發布會的重點環節,裴軒以90后研發團隊負責人的身份和馬老師進行現場的互動演示,受到了專家和與會者們的一致好評——“整個平臺活潑而生動,在滿足孩子興趣點的基礎上將學習、鞏固、互動和創新有效地結合到一起,對孩子的音樂學習起到了十分有效地輔助作用。”

 “她是個非常有感染力的人。即使你以質疑者的心態坐在對面,你最后還是會追隨她的思路,逐漸興奮起來,被說服,不,是被征服。”提起馬老師,現任品牌總監的裴軒不自主地帶了些“粉絲心態”,而對于菲蓓爾每一年的變化,更是如數家珍。

 “是菲蓓爾在國內首次提出‘聽’的教育,并創立了‘兒童發育關鍵期音樂素養教育體系’”。裴軒的語氣不無自豪,他認為這樣的教育理念,“把國內的兒童音樂教育提升了一個層次。”

 技術出身的裴軒邊說邊熟練地敲擊著鍵盤,很快調出一段網絡視頻,那是一段孩子學鋼琴的自拍錄影,畫面里的孩子一邊哭泣一邊在母親的督促下練琴。“十二年前,馬老師創立菲蓓爾,全面進入音樂教育這個行業,就是希望做讓孩子們快樂,讓家庭受益的教育。馬老師經常講的是,音樂教育首先應該是審美教育。中國教育太重了,技術為核心,沒有快樂可言。”裴軒說。

 的確,正如蒙泰韋爾迪曾說過的:“一切好的音樂都是為了撥動心弦。”音樂課堂,首先應該是一個迷人的地方,可看著錄像中的孩子,不能不讓人疑問:快樂都去哪兒了?

 一直以來,太多的家長甚至教育者都選擇鋼琴作為孩子接受音樂教學的最適合工具,而在菲蓓爾的教學體系中,卻努力修正著這樣的認知。

 “不只是鋼琴,其實無論學習什么樂器,孩子在接觸它們之前,都需要先掌握基本的音樂素養,學會理解音樂語言,而這些音樂能力都是在音樂活動中長期養成的。如果孩子沒有接受任何音樂熏陶就開始接觸樂器,機械地練習下,他們對錯音、節拍將沒有任何的感覺。”英國謝菲爾德大學音樂人類學博士、菲蓓爾高級教研員吳小睿老師說。

 2016年3月,在堅實的教育產品研發團隊和經營團隊支持下,歷經數次迭代升級,基于互聯網云端技術的“菲蓓爾數字音樂教室”正式上線,同期推出2.5-5歲原創兒童音樂啟蒙課程《魔法樂理》。菲蓓爾的宣傳文案中寫道:世界上沒有五音不準的孩子,只有未接受到音樂語言標準發音的孩子。《魔法樂理》課程讓音樂學習不再是一堂45分鐘的理論課、技術課,而是讓音樂的學習,自然地融入生活的每一個角落,讓每個孩子在最關鍵的敏感期通過自然浸泡、主動探索,打開“聽”的耳朵,獲得一生受用的音樂素養。

 “2.5-5歲是每個孩子聽力發展的敏感期和關鍵期,在這個時期,通過自然的環境刺激與影響,可以讓孩子們自然的將音樂語言的發音標準植入腦中;而7歲以后,這種自然能力將被關閉。”無論是接受采訪,還是做主題演講,這段話馬駿總是反復強調,她說,菲蓓爾音樂教育就是要填補這一階段的市場空白,把音樂教學當做一門語言課,讓樂理知識變成一本故事書,在更多的孩子耳朵里,栽下一棵枝繁葉茂的音樂樹。

 栽下一棵枝繁葉茂的音樂樹

 “在同事們眼里,馬老師更多的時候不是一個經營者和管理者,而更像一個思考者。她喜歡思考和提問,而她的問題,也總是能給人帶來思考。”菲蓓爾的總裁助理秦未希這樣評價自己的“領導”。

 盡管一直保持低調,但馬駿在業界內外都有著一定的知名度,這和她創立菲蓓爾以前的經歷分不開。2000年,馬駿成立“北京漢高天泓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涉足國際文化交流、文化傳播推廣、影視創作、音樂創作及文化產業建設等領域,和眾多國內外名家一起,成功運作了諸多國家級文化項目及作品。用她自己的話說,自己的路一直很順,這和從小生長在一個音樂環境中不無關系,自己的成長和成功,恰恰是受音樂所賜。

 但也正是因為在工作中接觸和關注到國內外藝術人才的差距,從來沒有覺得音樂要“下苦功”的馬駿,開始將視角投入到青少年音樂文化教育的領域。

 “究竟我們的孩子該接受什么樣的音樂教育?這一點,不只是孩子、家長,就連施教者都沒有一個客觀而全面地認知。”馬駿直言不諱,“兒童音樂教育的路,當務之急就是糾偏。”

 菲蓓爾來自英文“Fable”的音譯,寓意神話。馬駿說在起名字的時候,腦子里是一幅美好的神話景象,每個孩子都插上了一雙音樂的翅膀,朝著未來飛得更高更遠。

 在馬駿看來,孩子們不應該是演奏樂譜的機器,而是能感受音樂、創作音樂的人。機械重復的演奏練習屬于舍本逐末,沒有體現音樂應有的價值。“音樂有著神奇的力量,它會改變孩子內心世界的寬廣度,帶給孩子更富有創造力與想象力的人生。“馬駿如是說。

 劉曉丹是菲蓓爾教師里的“元老”,正是馬駿所強調的“音樂教育首先是聽覺教育”,讓她對菲蓓爾有了一種認同感和歸屬感。

 “我們的課堂不是講課,而是老師和孩子們一起聽、一起玩。讓好的音樂自然流淌進孩子的心里,而非有目的的灌輸。”劉曉丹老師這樣介紹,“馬老師常說,兒童音樂教育,不是單純地教音樂,不能簡單地將之當作一門學科,而是讓音樂融入孩子的生活中。在菲蓓爾的體系中,老師,必須是個陪伴者,是個引領者,是能夠用心去觀察孩子、啟發孩子的人,給出的是最貼近孩子的方法,而不是照著書本傳授知識點的機器。”

 秦未希介紹說,菲蓓爾的新員工培訓很有特色,每個員工都要再做一回孩子,親身走進數字音樂教室,懷著被喚起的童心,跟著老師一起唱跳玩耍,感受快樂互動的課堂氛圍。

 “馬老師把我們的音樂教育比喻做在孩子的耳朵里種上音樂樹,這樣的說法既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作為“身邊人”,秦未希的理解看起來也更深刻一些,“一方面,音樂教育是一種熏陶和浸潤,在好的音樂環境下給孩子潛移默化的影響。和一些帶有功利目的的幼兒音樂培訓比起來,菲蓓爾的教育體系恰恰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最好印證。而另一方面,許多研究表明,音樂具有改變情緒和情感的效果。因此,利用音樂來塑造兒童良好的心理素質,用音樂來建構健康的人格,對孩子的身心和諧和健康發展有著獨特的意義。樂理是根系,音符是葉子,旋律是輕風,生長出的是想象力、創造力、學習力以及情智能力、分享能力等枝干,菲蓓爾音樂教育植下的這棵樹,也就給孩子植下了一生幸福的底層代碼,是送給孩子的最好的人格禮物。”

 音樂是最好的人格禮物

 說起音樂是給孩子的禮物,總不免讓人想起美國著名美學家杰弗遜說過的話:“一談到藝術教育,我們總談到技巧,我們不要忘記,通過藝術還要學習人類的博愛、感情、知識、公道等,這就是藝術教育”。

 2014年5月31日,由菲蓓爾兒童音樂學院發起的一場名為“關愛成長•給孩子最溫暖的童年”的大型公益演出,在位于朝陽大悅城的藍天城劇場完美上演,被媒體譽為“給全世界孩子們的一次音樂獻禮”。

 隨之,全面轉型后的2016年,菲蓓爾持續發力,成功打造大型原創兒童音樂舞臺劇《勇闖音樂島之咕嚕咕嚕小人國》。

 2017年,菲蓓爾創辦全國大型新兒歌代言活動《童趣小歌王》,為3-6歲小朋友創造一個充滿希望與自由的音樂世界,一個富含愛與能量的音樂王國,來自天南海北的小寶寶們將通過自己的聲音傳達對音樂的熱愛,用音樂記錄精彩的童年。

 負責“菲蓓爾音樂家族”公眾號創作的同事王珂曾經在一篇文章里寫道:“一般而言,寶寶從2歲開始就喜歡模仿唱歌,3歲以前的幼兒,對音樂只是一種直覺的刺激,他是沒有太多分辨的,聽到什么學什么,因為客觀環境的影響,很多孩子無師自通地會了流行歌曲、廣場舞歌曲,家長們還以為這就是孩子的音樂天賦,殊不知,成人歌曲音域寬,音高起伏大,常常會為了達到歌曲所要求的音調,加強咽部和聲道的肌肉的收縮,而3歲左右的嬰幼兒咽部、聲道的肌肉尚未發育成熟,音域相對較窄,學唱成人歌曲很容易損害寶寶嗓音。這個年齡階段應該選擇適合的兒童歌曲演唱……”

 孩子們需要符合適齡生理特征的兒童歌曲和童謠,另外一個層面上,馬駿同樣有著自己的思考。她多年的教育實踐中發現,唱著《賣報歌》、《小龍人》長大的80后甚至90后,如今已為人父母,常常感嘆童年時代傳唱的歌謠如今教給自己的孩子,聽起來總有那么點時代的尷尬感。孩子的歌聲本應是上帝賜予的一朵朵見證時代的花朵,如今卻成為父母童年的刻錄機。

 “隨著社會和時代的急劇發展變遷,如今孩子們的生存生態與父輩祖輩相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當年傳唱的童年歌謠對于當代寶寶們已經成為脫離生活、缺乏童趣的過時曲目,無法描繪如今生活的畫像了。其次,我們處于一個信息磅礴的時代,新時期的兒童生活多元化、視野國際化、需求多樣化,已不再是一兩首兒歌就能唱紅天下、唱出時代的歲月了。” 

 正是基于這樣的敏銳洞察和自身的使命感,早在2014年開始,菲蓓爾音樂教育就發布了“中華新兒歌曲庫計劃”,由即興鋼琴演奏家、國家一級作曲孟軍先生攜手中國一線音樂制作人,共同打造新時代兒童音樂作品。

 2017年1月,菲蓓爾“中華新兒歌曲庫”正式完成建設,近千首原創新兒歌涵蓋中國傳統文化及世界各種音樂風格,用音樂的語言、孩子的視角,描繪成長、游戲、自然、感情等等童年生活的點點滴滴,通過多維度的教學體系,給孩子以全景式的音樂情境浸潤,潛移默化地影響孩子的心靈,使孩子更多地得到音樂之美的熏陶與感染,塑造完整的“音樂觀”。

 隨之,一場輻射全國兒童、全媒體報道的童聲盛宴,用“童聲原唱”記錄屬于時代最美童音的大型新兒歌代言活動——《童趣小歌王》,于2017年6月15日面向全國3-6歲兒童的正式啟動!

 馬駿說:“十年,堅持做一件事不易。一生做一件對自己、對他人乃至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那就夠了。如何讓音樂真正浸潤孩子的心田?總不能都不去探索、都不去實踐,總得有人負起責任來。”

 總得有人負起責任來

 曾經有一位記者在采訪手記中這樣描述馬駿——

 “從小酷愛唱歌、表演藝術的她,身體中似乎天然地流淌著音樂的元素:富有韻律的聲音、專注投入的神情、和諧簡潔的裝束……談起音樂與孩子的話題,你會強烈地感受到,她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濃厚興趣,一種來自生命深處的力量與使命感。”

 微斯人,吾誰與歸?

 也許正是馬駿身上的某種強烈氣質,形成了一種感召與凝聚,從同齡人到90后,越來越多的人與菲蓓爾一路同行。除卻十余年探索實踐,菲蓓爾的理念自信、體系自信還來自自身所擁有的強大團隊。這其中,菲蓓爾藝術總監孟軍最具有代表性。

 孟軍老師是國內著名的音樂制作人,國家一級作曲、即興鋼琴演奏家、電子合成器演奏家,作為央視《藝術人生》欄目的音樂總監,二十多年來一直從事央視電視節目和大晚會的音樂制作工作。和馬駿老師的相識,緣于一次歌曲錄制工作,但溝通的話題卻不知不覺跑到了兒童音樂教育領域。兒童歌曲市場萎縮、兒童成長環境"成人化"、兒童音樂教育功利化……如何才能為兒童創造一片潔凈的音樂天空,見解的交流,觀點的碰撞,竟然有太多的不謀而合。

 “盡管一周以后我就接受馬老師的邀請加入了菲蓓爾團隊,但我確實是需要下很大決心做這個決定的。”孟老師說起源起,頗帶了幾分英雄相惜的語氣,“真正打動我的,是情懷二字。我覺得活的最高境界就是情懷。它不是一個虛詞,在我看來它是非常實實在在的詞。必須用情去做教育,用情去做音樂。我們整個的音樂教育是藝術范疇,沒有情懷是做不了這個事的。”

 在孟軍老師眼中,馬駿的選擇與堅持,就是“情懷”最好的實證:“馬老師跟我講的經歷,我很清楚,為這個事她付出了多巨大的財力、精力,如果不做這個行業,她的成功一定要快很多。做教育,她是把自己成功的速度放慢很多倍的,我覺得我愿意追隨這樣的創始人。”

 國內知名兒童心理教育學家、《父母必讀》雜志主編惲梅女士提到馬駿,有一種類似于閨蜜的親近和隨意,她說,菲蓓爾十二年,自己見證了十年的發展。

 如果孟軍老師所說的“情懷”需要用心感知,那么惲梅主編嘴里的“激情”二字,在馬駿身上卻是隨時可見的。回憶十年過往,惲梅說馬駿身上的激情很打動人,“中國音樂教育界有這樣一位始終充滿激情的探索者,勇于去打破一種行業的墨守成規,是非常難得的。每次和馬駿見面,幾乎都是她在滔滔不絕地說她的音樂教育夢想,更重要的是,她和我的每一次分享,都是非常大踏步地上臺階。”

 2017年1月22日,菲蓓爾“遇見未來的自己”年度公益行音樂盛典在北京朝陽區明星基地舉辦,與此同時,菲蓓爾教育的互聯網教育社群平臺也逐步搭建完成。會上,惲梅的發言引起很多與會嘉賓的共鳴。

 惲梅說:“胡適先生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我看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有三個標準。第一,這個社會是怎么對待孩子的,第二,這個社會是怎么對待婦女的,第三,這個社會閑暇的時候,人們都在干什么。馬駿提出的音樂教育理念,不只是對孩子的關愛,音樂生活化的暢想,更是把母親、女人、甚至整個社會都關聯進來,是一項構建我們社會文明生態的事業。馬駿多次強調,音樂教育不是音樂培訓,這個是特別本質的一點。因為,學習和教育,都是很大的概念。”

 學習和教育都是大概念

 馬駿的辦公室一隅,擺了一套十分考究的茶具。她喜歡在品茶的時候燃一支香,茶韻香氛,無論是娓娓道來還是靜謐思索,抑或是品味傾聽,都更能讓人沉下心來。

 “音樂是件美好而單純的事情,值得慶幸的是,關注這方面的家長也越來越多。但我們需要用什么樣的態度去引導孩子?我們要怎樣給予孩子?怎樣讓孩子們能從中獲得更多的快樂?”馬駿說,就是這樣樸素的問題,才有了最初的菲蓓爾,“在教育上,兒童的生理發展水平制約著兒童的學習內容和學習方法,生理特性決定了進行某種學習的可能性。自然規律是不能違背的,違背自然規律的發展必將適得其反,引發其他一些不必要的問題。 ”

 “教育者不能一味迎合受教育者。”馬駿的語氣不容置疑,“盡管家長們追求優質的教育,但真的不能忽視掉狹隘的功利心理,否則只能適得其反。音樂,在本質上是一個人的幸福感所在,是陪伴孩子未來永久的精神享受。尤其是5、6歲前的幼兒,對音樂正處于天然愛好的階段,此時最重要的是做好音樂啟蒙,保護孩子對音樂天然的熱愛,讓孩子感知音樂的魅力,培養對音樂的興趣。如果對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逼他機械地去練琴,是對生命的極大浪費和傷害”。

 讓馬駿感到欣喜的是,自己關于音樂教育的探索和追問,有了越來越多的“回聲”。

 2017年7月,國家信息中心黨委書記、常務副主任杜平在“互聯網+教育”高峰論壇上發表了《大數據推動教育創新發展》的主題演講,并在演講中就目前“互聯網+教育”中有待解決的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說到不智慧的表現,就是忽視了被教育者的主體,被教育者是學生。……我們往往提供的是我們主觀上希望學生們了解的,包括有哪些課程,包括我們怎么引導學生。因材施教、有教無類的概念是中國老祖宗們提出來的,也證明是對的,互聯網目前在這些方向上做得還遠遠不夠。”

 其實從辦公室的陳設和馬駿烹茶的手法就不難看出,這個標準意義上的現代都市女性,有著很深的傳統文化情結與素養。她對“因材施教”、“有教無類”的理解準確而深刻。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傳道是放在最前面的。我常常提到道與術的關系,我倡導的音樂教育是道,一琴一器的傳授是術。我所追求的‘道’,是通過一種方法,不再逼著孩子去適應音樂教育,而是讓音樂教育來適應孩子。”馬駿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種樹和育人是相通的。

 然后,她從“禮之所及樂必從之”的音樂作用,聊到了“順木之天,以致其性”的喻世典故,也聊到了“斷舍離”理念下的產業格局調整。她說,老祖宗留給我們的經典,有很多值得汲取的教益。

 “在互聯網高速發展的今天,分享經濟已經不是一個陌生的概念,作為一種新的經濟模式,它備受關注,甚至被認為有可能改變世界。簡單來說,所謂分享經濟,就是指將自己的閑置資源利用起來,提供給有需要的人,并從中獲取報酬。那么,為什么不能結合分享經濟模式探索教育領域新的商業模式呢?菲蓓爾的教育產品和服務,已經有了十余年的實踐檢驗,我現在想的就是,能不能找到一個辦法或者說是模式,讓每一個家庭的孩子都能夠享受到優質的音樂教育產品及課程。”

 定位與發展,再次擺上了創始人馬駿的案頭。

 詳細的市場調研、精準的行業分析,馬駿對菲蓓爾音樂教育進行了層層剖析,創造性地運用合伙人模式,充分挖掘品牌、個人、相關機構的資源與需求,既讓越來越多經營困境中的兒童教育機構得以盤活,也為更多認可菲蓓爾教育理念的朋友提供了創富機會。

 杭州合伙人王戰軍曾給總部發來一封“音樂連接生活,成就人生夢想”的信,表達自己成功的欣喜。而追隨馬駿多年、見證菲蓓爾十年成長的蘇萬甫回到家鄉,成為了長春合伙人。他用“三位一體、利益共贏”概括了合伙人模式,蘇萬甫說:“馬老師一直用音樂人、文化人的視角詮釋著大教育范疇里的音樂教育,怎么樣真正用音樂改變孩子未來?我想,菲蓓爾通過更科學的方式悉心澆灌孩子們妙趣橫生的個性萌芽,那么一片廣袤的森林,只是時間問題。”

 “合伙人模式是我們產業布局的一塊重要內容,但遠遠不止這些。”馬駿說,自己就是這樣,能夠不斷地給團隊輸出想法,“接下來我們的菲蓓爾音樂家族、寶媽大音樂計劃、美樂堂社群和美樂音樂小鎮,都將全面鋪開,所有這些,都是要和更多的人,分享音樂帶給我們的生活之美和生命之好。”

 分享生活之美和生命之好

 馬駿特別愛強調自己母親的身份角色,她說:“我是一個教育者,同時我也是一個母親。我的女兒,完全就是我音樂理念、教育理念下成長起來的。有時候我會說她就是我的‘小白鼠’。”

 關于“寶媽大音樂計劃”,馬駿在自己每周三的線上“島主大學”中做過詳細的闡釋。一小時的分享里,她說的最多的一個詞是“成就”。

 “成就孩子先成就媽媽。快樂的孩子身邊必然有一個豁達的媽媽,而一個淡泊優雅的母親才能培養出自信果斷的孩子。”馬駿意味深長地說到,“西方有一句教育格言:推動搖籃的手就是推動世界的手。一個人一生中最早受到的教育來自家庭,來自媽媽對孩子的早期教育。媽媽的言傳身教,會在不知不覺中影響孩子的一生。可以說,孩子是種子,媽媽是土壤。有什么樣的土壤,就會培育出什么樣的種子。同樣,有什么樣的媽媽,就會帶出什么樣的孩子。”

 在馬駿的描述中,“寶媽大音樂計劃”是一個“公益+商業”的計劃,是“音樂生活化”的一個重要構成,是帶動所有熱衷于兒童教育、熱愛音樂的寶媽,一起致力于音樂素質教育的培養,打造更多的音樂藝術家庭,并且獲得一定收益的計劃。在計劃中,真正關注的是媽媽的自我成長以及和孩子的共同成長。

 “天下只有為人父母這種職業不需要考核就可上崗,但我們應該知道,一個和諧的家庭、一個孩子成長中的重要因素,往往取決于母親。我們的媽媽們,太需要用腦子去愛孩子了!”馬駿說,“在教育中,家長一定要扮演一個恰如其份的角色、一個平等的伙伴,能夠適時的給予孩子指導和充當孩子的后盾。那么,我們其實提倡家長可以走在孩子的后面,而不是走在他的前面。要有一個方向,但是要陪伴他,而不是在前面的目標等著他過來。”

 教育是一門藝術。每一個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學有所成,但僅有愿望是遠遠不夠的。成功的家庭教育中,無不凝聚著為父為母者的技巧和智慧。“父母的格局決定著孩子的格局”,作為馬駿的自媒體公眾號,“美樂堂Club”從創意之初就有著這樣的定位——馬駿將以一個母親的身份,和更多的媽媽一起面向更廣闊的領域,分享資源與理念。

 “我們是母親,也是女孩。我們能聰明,也能糊涂。我們要成就,也要幸福。我們有堅強的臂膀,也有溫暖的胸膛。在這里,我們和天使一起成長。”馬駿在“美樂堂Club”的開場白中這樣寫道。

 “格局,似乎是一個只可意會卻很難言傳的詞,然而它背后隱含著的真實和能量卻值得我們去探究。父母的格局有多大,孩子的未來就有多寬廣。我理解的格局,應該是處理三種關系的態度,首先是人與自然的關系、其次是人與社會的關系,第三,也是最難的,是人與自我的關系。處理好這三種關系,需要培養的是有高度的視野、有廣度的胸懷和有厚度的思想,這些是不能一蹴而就的,是需要修行的。”馬駿說她的“美樂堂Club”在改版后會是一個“有溫度的公眾號”,“我會和年輕的媽媽們用音樂的視角去觀察、感悟生活的更多方面,找到一條通向自我的精彩之路。說到分享,我想說的是一定要放開眼光,就是說,讓孩子要有眼光,或者說孩子的智力有多高,首先父母要放開自己的眼光,自己的眼界開了以后,你知道給孩子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最好的。還是那句話,放開眼光,自己來拿,有取,有舍。”

 在“美樂堂Club”試運營的幾期內容中,馬駿嘗試用“語音+文字”的形式和寶媽們溝通,她動聽的聲線、健談的語風和睿智的思維都獲得了“追捧”。“改版后我會保留這樣的溝通形式。”馬駿肯定地說,“用音樂和通過音樂讓人性教育成為可能,這既是菲蓓爾一直秉承的精神,也是我個人的追求。‘美樂堂’還會有更多線下的互動和活動,我把這些稱為一種‘共識教育’,我希望越來越多的精英寶媽認同我們、加入我們。因為我們的孩子,太需要有生命力的教育了。”

 我們需要有生命力的教育

 馬駿說,流淌著音樂的家庭,有一種感覺叫浸泡。

 “在我的記憶中,音樂是滲透在家里的。即使簡單的家庭聚會,也總是充滿著無比歡快的氣氛,因為大家從沒有離開音樂和舞蹈。父母并沒有特意教我什么,他們只是將一種愉悅的狀態傳遞給我,他們只是給了我一個環境——能夠聽到音樂,知道并享受音樂帶來的樂趣。”說這些話的時候,可以感覺到她心底油然而起的幸福感。

 “最好的的音樂教育,是要培養孩子的音樂感覺,最重要的是讓他們體會音樂在生活中的常規感,幫他們將音樂與生活聯系到一起。”在菲蓓爾的教育理念中,音樂是屬于每一個人的,甚至是人類的一種本能。因為音樂本身的起源就是來源于人要表達自己的感情、情感、喜怒哀樂這樣的情緒。所以說,應該是每一個人都跟音樂有一個非常緊密的聯系。

 “和愛一樣,音樂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天賦,根植于每個人的生命之中,無論周圍的土壤怎么貧瘠,它都不會消失,只要有人呼喚它,它一定在。"

 正是因為如此,馬駿和“菲蓓爾”潛心研究的不是讓孩子們唱一首歌、跳一曲舞、撫一瑟琴,而是研究如何讓孩子們自然地研習音樂,如何讓音樂與生命發展結合,推進人格健康、增強生活情趣。

 “音樂是有力量的。”馬駿的辦公桌上擺放著她剛剛完成、即將在十月出版的書稿——《音樂的力量》,“音樂屬于每一個孩子。音樂的力量能滋養心靈、成就智慧。如果說我的夢想,那就是將音樂帶入中國的千萬家庭,通過音樂普及教育打開孩子們的心門,讓藝術學習成為孩子生命中最快樂的事,讓他們主動接受很多美妙的東西,提升審美能力。而這一切,與每天的生活是息息相關的,比如房屋的建設、道路的修建、立交橋的合理化,都跟審美有關,提前預想出五步、十步之外的東西,站的角度和高度就會大不一樣,這個非常重要。在未來的社會中,一個孩子內心的力量、獨特的能力與眼光會變得越來越不可或缺。”

 在《音樂的力量》這本書中,馬駿從中國禮樂文明談到現代音樂教育,談到自己一路走來的人生歷程,有著對自己成長的回憶,也有著培育女兒的點點滴滴,更有著對人生、對社會、對音樂教育的理解和體悟。一位出版社的編輯說,這不僅是一部滿載愛與音樂的教育寶典,更是一段探秘用音樂成就孩子的實踐之旅。而對于更多數的讀者來說,閱讀也許不僅僅是教育方法的學習,更是一種教育理念的洗禮。

 “遇見未來的自己”音樂盛典上,中國商業聯合會會長姜明對馬駿十余年的堅持給予了高度的評價,肯定了菲蓓爾兒童音樂教育長期以來在音樂產業方面積極有益的探索,他希望在未來,菲蓓爾全新的音樂教育模式能夠改善中國的音樂教育現狀,全面提升中國兒童的音樂素養,為中國的音樂教育事業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和經濟價值,為整個國家承擔更多的產業責任和社會責任。

 提到這些,馬駿語調平和卻又不無霸氣地說了四個字:未來已來。

 

編輯:紫云 

 

相關新聞

    無相關信息

◎版權作品,未經中國消費商網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關于我們 - 媒體合作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3-2019. 中國消費商網 www.hbj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執行主編:劉可

京ICP備11009072號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塞维利亚斗牛广场 广东时时彩骗局 南粤风采36选7今晚开奖 英式二十一点下载 彩票每周开奖时间 河北时时在线投注 500彩票的万人牛牛怎么样 体育彩票36选7 四川时时下载手机版式 秒速彩票导航网 新疆时时号码 天津时时彩玩法介绍及奖金 福建36选7开奖走势图